首页 > 工业4.0

“2035年实现新型工业化目标”,指的是什么?

www.cechina.cn2020.11.04阅读 3119

  最近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远景目标被各种刷屏,关于工业方面也明确指出:基本实现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等内容。所谓传统的工业化(industrialization)通常被定义为工业(特别是其中的制造业)或第二产业产值(或收入)在国民生产总值(或国民收入)中比重不断上升的过程,以及工业就业人数在总就业人数中比重不断上升的过程。那么究竟为什么提出,即新型工业化的驱动是什么?以及未来建设的步骤途径是什么?我们来逐一分解下:
  随着新技术的不断发展与不同领域技术的融合应用,IDC《颠覆与重构,第三平台如何交付新价值》中指出未来被颠覆和重构程度,未来最容易被颠覆与重构的行业分别为交通物流、农业、能源与制造。基于此提出新型工业化,新型工业化百度百科的解释是:坚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就是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工业化道路。
  与传统的工业化相比,新型工业化有三个突出的特点: 第一,以信息化带动的、能够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工业化。以科技进步和创新为动力,注重科技进步和劳动者素质的提高,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以质优价廉的商品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第二,能够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工业化。要强调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强调处理好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之间的关系,降低资源消耗,减少环境污染,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撑,从而大大增强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和经济后劲。 第三,能够充分发挥人力资源优势的工业化。
  由于工业相比于金融行业的稳定性与抗风险性,各个国家都在提出工业化的不同方式,如美国的“再工业化”、德国的“工业4.0”。
  但是世界上各国工业化其实并无统一的模式,成功国家的工业化都会根据国际形势和特点进行,特别是后起的工业化国家,都要借鉴先行工业化国家的成功经验和失败的教训,充分享受后发性利益,这点在美国的工业化和日本工业化差异上表现的很明显. 我国提出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是有基于深刻的战略思考和广泛的背景支持.包括基于工业化的内涵(信息化与工业化),信息化带动工业化是我国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特色。当然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同样离不开四大驱动,即竞争驱动、政府驱动、技术驱动与需求驱动。
  竞争驱动是全球化产品竞争产生的必然,技术驱动是基础科学进步的必然,政府驱动是通过具体国情而制定的目标,那么单纯从需求驱动来看:信息技术与传统技术相结合,最大限度地解决了如何通过替代人的体力劳动提高生产效率问题(数据多跑路、人少跑路)、提升客户体验、缩减交付周期与质量等以用户为核心。当然管理者也是用户之一,信息作为管理的工具加入到管理领域,导致了管理由科学管理向现代的信息管理转变.打破了最高领导层对信息的垄断,使信息处理的传递的中层结构成为多余,管理结构由金字塔结构向扁平结构转变. 使得传统的规章制度约束变成了模块化电子化程序,实现了人对人的控制向电子对人控制的转变,使以人为本的公开化的民主管理成为可能.促使在技术创新领域形成现代技术创新模式.信息化与工业化结合,是从流通,生产,管理,技术等多层面的结合,是硬结合与软结合的统一。
  那么随着工业化与信息化不断融合,会催生出各种新型发展方向,其中新型工业化就是其中之一,但最终归根结底的落脚点都是绿色、效率、质量与成本。不管是两化融合还是工业互联网实施思路基本是一致的,都是单点突破(单点应用)—垂直深耕(部门应用)——横向拓展(应用集成)——生态构成(联合创新)。
  企业数字化转型
  完全实现新型工业化需要如上四步走,现在基本都在前三步的建设当中。以人、机器和资源间的智能互联以及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通过IT手段将OT产生的数据进行串联,达到人工少跑路、数据多跑路的目的;目前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制造业的融合越来越广深入,智能制造正在成为全球传统工业产业升级的主要方向及手段。从过去几年的实践看,无论是离散制造还是流程制造,行业领先企业在推进智能制造和智能服务方面已经取得明显进步,生产的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企业招工难和劳动力成本快速上升导致的压力,并大幅提高了生产效率和竞争力。目前以单点带动产业进行产业升级,因为行业特点造成行业痛点不同,进而产业升级的点、升级场景也均有不同。
  产业协同创新
  企业内部数字化升级完成之后,经历了单点突破、垂直深耕、横向拓展、生态构建等四个阶段,并且这四个阶段是一个动态优化、迭代演进的长期过程,大约需要15-20年的时间,实现了企业内部纵向集成、横向集成与端到端的集成,那么下一步平台经济将成为新的产业组织形态发展的新方向。每个公司针对协同创新平台提出符合自己定位的概念,德国“工业4.0”以智能装备、智能生产和智能工厂为核心,希望解决其制造业信息化、数字化程度不高的问题,并由智能制造延伸至智能服务。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等提出的工业互联网则倾向于凭借其强大的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优势,实现大数据分析和智能决策,提高现有产业的效率并带动新产业发展。无论哪一种概念或模式,背后都是企业单点优化之后由产业组织形态向平台化方向转型的影子。
  与传统工业化模式相比,平台经济更加强调市场需求、制造与服务的融合,打通企业端到端的数据联调成为首选。一方面,传统制造业企业通过与信息化充分融合提升本业务的竞争力,同时打开新的业务窗口,比如海尔本是生产型企业,但是如今已经转型到软件公司,三一重工是典型的工程机械企业,但如今通过全方位去拓展售后服务,不断增加服务要素,尤其是网络化协同服务、售后增值服务、边缘业务拓展服务(如售后服务的备件管理)。构建产业协同创新平台一定程度上倒逼企业改变内部的组织结构,协同网络在企业管理和生产组织领域的广泛渗透应用,减少了管理层次、压缩了职能部门、缩短距离产生的影响,基于互联网的异地协同制造成为新模式,疫情的影响反而加剧了这样的模式,比如微软已经允许全部职员在家办公。由此可见,新型工业化既是技术进步驱动下的生产力变革,也是企业竞争与世界环境综合驱动下的创新结果。
  综合来讲,新型工业化会从内部出发,先纵向打通市场销售、设计、工艺、生产内部数字化,实现企业业务升级。然后再打通与外部上下游企业的有效协同,如与外协厂(配套厂)、外部设计单位(厂所协同)、用户端(犀牛制造提供用户购买习惯等数据);在实现内部数字化与外部数据协同的过程中,会不断产生新的职业类型、企业类型,同时传统企业也会在业务升级过程中进行业务点拓展、舍弃,企业的管理组织形式也会更改去不断适应新的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