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业4.0

德国制造背后的工业体系

来源:知识自动化2020.05.13阅读 1496

  工业体系及其产品质量生态构建,是一个国家制造的气场。强弱之分,只需看国家质量基础设施(NQI)的布局,高下立见。即使在经济全球化受挫的今天,质量本身仍然是全球贸易中技术壁垒的组成部分。就国家制造的国际竞争力而言,质量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特别是标准制定、计量科学研究、认证认可、合格评定是否有效,会从根本上以一种强大但近乎无形的方式,影响一国的经济和发展前景。
  德国质量基础设施NQI的五大支柱
  维护和现代化质量水平的基础架构是德国经济和技术政策的核心任务。除了标准化和法律规定的计量方法之外,可靠的质量基础架构还特别包括合格性评定,即对产品和服务的特定要求的满足性进行测试和认证。质量基础设施也包含对独立第三方合格评定机构的能力证明的授信。

  图1:德国质量基础设施要素 

  质量基础设施也是德国企业在国际贸易去壁垒和摩擦中争取自身利益的重要工具。只有通过国际认可的产品要求和合格评定程序,才能为跨境销售产品并确保产品和服务的兼容性。为了消除货物跨境交换和克服贸易的技术障碍,德国积极与各个工业国家质量基础设施进行国际协调。而德国质量基础设施在本国层面的协调则是依靠于法律、经济界、标准制定机构和认证机构的协力完整的构建了德国制造的质量基础设施治理结构。每一个要素都是不可或缺的有机组成部分。
  标准描述了产品、服务、技术或过程,为有形和无形物体的标准化定义了兼容性,质量和安全性标准。它们由公认的标准化组织制定标准。标准的应用通常是自愿的,但是如果是合同条款或立法者规定遵守标准则具有强制约束力。德国该领域熟知的参与方包含:德国标准学会(DIN)以及德国电气电子和信息技术协会(VDE)等。
  合格评定是对法律、合同和标准或其他规定某些要求的满足性的检查和证明。合格评定包括诸如对产品、服务、流程、系统和人员进行校准、认证、检查和测试的活动。企业和市场中参与方都可以通过法律,合同约定的或自愿的要求实施合格性评估。此类机构则包含德国技术监视协会(TüV),德国机动车辆监视协会(DEKRA)和船舶分类协会等。
  检测和认证资质授信机构是独立的第三方确认合格评定机构具有执行某些合格评定活动的能力认定。如果在敏感行业或领域(例如涉及健康保护)进行合格评定,立法者需要对相应合格机构的资质进行认可。此外,很多合格评定机构自愿获得授信,以突出其专业能力并增强被评定方信任。德国认可委员会(DAkkS)是德国产品认证制度的协调管理机构,负责对认证机构进行评定和授信。而其下属众多授信机构以及专业分委员会则构成了第三方检测机构质量保证的天然屏障。
  测量与测试是质量保证的必要要素,也是合格评定的基础。测量系统通过将测量结果与国家标准进行比较来确保测量结果的准确性,从而校准测量设备和方法,使其符合产业界要求。此外,计量领域的法律也规定了在国家为公民提供特殊保护的领域计量单位、测量方法和测量设备的官方要求。隶属于德国联邦经济与能源部的德国联邦物理技术研究所(PTB)则是德国计量领域的最权威机构。德国政府明确规定联邦物理技术研究所不得参与预计量校准有关的任何市场竞争,只能对国家批准的认证授信机构和各个联邦州计量标准进行校准。
  市场监督:保证在遵守现有法律法规的情况下对市场上提供的产品进行控制和监视并会向公众通报危险产品,采取适当措施以确保在违反法规的实体重新符合相关规定。德国职业安全健康联邦协会(BAuA)则是其中较为重要的市场监督机构的代表。
  国家质量基础设施也是战略物资
  国家质量基础设施(NQI)不仅是提升经济社会发展质量的重要基石,也是全球竞争的核心要素和战略资源。质量基础设施效能评估和仿真模型研究、行业产品质量基础设施效能评估理论及实践研究、企业质量基础设施集成技术与效能评估研究、效能与市场监管问题研究都是中国急需且必须做好的事情。与国际标准机构、认证机构、计量机构和监管机构的交流和标准和谐,也将为中国制造在未来变成如德国制造一样的金字招牌铺平道路。
  高技术通常是高质量驱动的,而高质量则是被“苛刻”的客户挑剔出来的,客户的严苛要求的满足,则需要质量基础设施中涉及的计量研究和实施机构、标准制定机构、认证机构授信单位以及认证机构和监督机构共同承担相应的角色责任,并在法制建设上作为最后一道防线,从而在系统层面完善中国的质量基础设施。20多年前,宝钢钢板在国内供不应求的时候仍然坚持把10%的产品卖给世界上最苛刻的用户(如日产汽车),从而奠定了宝钢在汽车领域的行业地位。
  政府、学会等联合组队的德国认可委员会
  联邦政府所指定的德国认可委员会(DAkkS),类似中国CNAS,但却是由政府、学会等联合组成。它是德国产品认证制度的协调管理机构,根据条例欧盟委员会((EC)765/2008号)和《认证机构法案(AkkStelleG)》,它作为德国认证资格的管理者,代表欧洲最严格标准。
  德国认可委员会成立于1991年05月,是由德国联邦政府、德国经济技术部(BMWA,现为联邦经济与能源部)、德国化学认可机构(DACH)、德国检测认可机构(DAP)、德国技术认可机构(DAR Tech)、德国标准化学会(DIN)、德国联邦材料检验研究院(FBAM)等近20个机构共同组建,其中包括了很多能积极影响德国认可政策的工业界代表例如德国工业联合会(BDI)。其主要任务是协调实验室、检测机构、认证机构及合格评定机构在认证/认可领域的工作,特别是强制与非强制领域认可组织之间的关系,并在国内外代表德国认可组织,发布被认可的认证机构和被认可的实验室名录。其下属专门成立了各个行业委员会,从而从技术的角度对授信认证机构作出规范。

  图2:德国认可委员会行业分委员会(来源:DAkkS网站)

  此外,2010年根据《认证机构法案(AkkStelleG)》,在联邦经济和能源部(BMWi)领导下还成立了认证咨询委员会(AKB)。它在认证问题上为联邦政府和德国认证委员会(DAkkS)提供咨询和支持认证委员会认证合格评定机构(KBS)。只要合格评定机构符合国际和德国国内相应的标准要求就可以进行从事合格评定工作。此外,各个评定机构也被收录到相应的数据库(https://www.dakks.de/content/akkreditierte-stellen-dakks)一便于各个参与方查阅和甄别。

  图3:德国合格评定机构的种类(来源:DAkkS网站)

  在认证授信机构之外,法律的保障也构成了认证体系最终可追溯和强制性的屏障。可以说,德国的有关认证的法律包罗万象,其中最为基础的则是认证机构法(AkkStelleG),德国立法者于2009年通过了《认可机构法》(AkkStelleG),从而与欧盟委员会第765/2008号法规(EC)的规定相一致。该法律规定了以下要点:认可机构的任务和权力、认可机构的组织形式、认可咨询委员会、认可标志、费用及开支、监理、与政府机构的合作以及移交现有监管责任等。
  除开《认可机构法》,直接和间接涉及认证体系的法律也是为数众多。举例来说,鉴于产品安全,在产品进入市场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该领域的法律是最多的。在德国涉及产品安全的法律规范主要有:《产品安全法》(ProdSG)和一系列的实施规章。例如在一定电压范围内使用的机电设备的安全规定(ProdSV),或有关玩具安全的法规(GPSGV);《医疗产品法》(MPG)、《机电设备电磁辐射可承受性法》(EMVG)、《辐射设备及通讯设施法》(FTEG)、《产品能源消耗环境合规法》(EVPG)。
  从内部因素来看,德国政府在产品质量监检领域采取了循序渐进的演变模式,不断强化监管机构的职能,引进第三方检测认证机构,以提高监管效率并加强企业的服务意识。在德国的消费品市场,政企分离的独立模式,驱动人们对质量和安全的需求。具有丰富行业经验和技术技能的独立第三方机构,经由认可机构认可和/或政府部门授权,对企业进行产品的质量测试与认证。
  与时俱进的认证体系
  德国质量监督协会TUV标准,已经走向全世界。TUV应用安全标准的目的是防止家电产品、机械产品、汽车产品使用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各种危险所造成的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包括电击或触电,温度过高或火灾,机械方面存在的危险,放射性危险,化学性危险。而TüV标志是德国TüV专为元器件产品定制的一个安全认证标志,在德国和欧洲得到广泛的接受。而GS认证是以德国产品安全法(ProdSG)为依据,按照欧盟协调标准(EN标准)或德国工业标准(DIN标准)进行自愿性检测认证,是欧洲市场公认的德国安全认证标志,某些要求比CE指令的要求更严格,拥有忠实的顾客群,在欧洲尤其是德国消费者中具有极高的认可度。TüV认证的标准以欧盟EN/德国DIN等欧洲标准为主,以家电产品为例,世界各地的家电法规,均以IEC标准IEC60335为基础。
  近年来,随着数字化转型在德国和在德国主导下在德意法三国的全面铺开,德国政府专门成立了德国联邦信息安全办公室(BSI),确保信息安全与数字能源转型安全。其下工作领域涉及:为政府、私营部门和社会提供咨询(部门代号B)、网络安全和关键基础设施(部门代号CK)、数字化、认证和标准化的网络安全(部门代号D、其中D2部门专门负责认证和标准化)以及密码技术和IT管理(部门代号KT)。
  目前认证和标准化部门基于公共和法律框架对信息技术安全产品、基础设施和服务的信息技术安全要求进行标准化和认证。该体系运作参与方大多数都持比较积极的态度构建该领域的生态。企业界期待凭借参与标准强化德国确保信息技术安全和隐私的地位、为国际环境中的德国制造商提供支持、公正地审核私人测试中心,确保制造商的利益最大化;政策层面希望基于此参与编制国际标准并在设计适宜的安全指南方面的专业知识;社会各界也希望借由该体系得到国际认可的测试质量,如地理信息标准化组织(SOGIS)、通用评估准则互认协议(CCRA)和DAkkS等)和凭借BSI的授权和声誉建立信任。

  图4:德国信息安全标准认证体系的参与方

  其认证的范围则包含产品认证和体系与服务认证两个大类都需要测试中心/人员的执业资格和资格鉴定人员和服务证书以及安全服务的认证例如:ISO/IEC17025。以华为华为AR系列服务路由器为例,AR1220已经通过BSI认证,而另一款华为OptiX OSN 1800 V V100R13C00和更多的设备认证也在进行当中。其遵循的原则是:法律(BSIG):满足必要标准要求并成功完成评估,且公权不与此类证书的颁发相抵触,则可颁发证书。

  图5:德国信息安全认证基本过程

  当前,德国BSI作为信息安全方面的独立国家认证机构,制定技术标准和认证为政府进行监管的工具。在关键基础设施保护领域涉及了众多的专题,包含:电子健康、能源网、eID文件、交通方面的远程信息处理和付款交易等。BSI通过量身定制的技术标准和认证过程为政府法律倡议提供支持,也从欧洲和国家层面上提供支持每年发布超过100张证书,其中大约75%的证书为高保障级别证书。此外,它还运营着9个国家评估实验室。
  中国认证检测机构急需接轨
  随着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和中国企业的全球化战略的推进,基于上述对国际认证检测机构,特别是德国认证检测机构的介绍和业内人士观察,不难看出,中国目前的认证检测机构主要还是“国家队”居多,而民营的检测认证机构与国际检测机构相比还是凤毛菱角。例如中国质量认证中心(CQC)。CQC在国外,包含德国也有分支机构。目前,其海外机构也为众多出口中国的企业提供认证,以便他们可以顺利进入中国市场。面对国内和国际电子商务近些年井喷式的发展,国外认证机构曾尝试跟淘宝合作,引导消费理念,提供对工厂的第三方检验,让网购更放心。而这一块认证却恰恰是中国有可能主导的标准和认证检测市场,如果依然只有国际检测认证机构占领市场,则未免可惜。
  中国检测认证机构,更重要的挑战是如何走过国门,是要成为中国制造的全球化的驱逐舰。要在国际检测认证市场打开局面,首要的第一关就是与认证检测机构的授权单位达成信任和授信关系。以全世界认证最权威的德国认证委员会(DAKkS)和德国安全认证技术中心(ZLS),类似中国认监委和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CNAS)并没有对国外的认证机构设限制,因此在符合相应规定的前提下是完全可以在国外逐步建立起声誉。另一条适合扩张的道路则是利用某过当地认证企业的资质,拓展当地市场。全球资质布局,特别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的资质认证尤为重要,拿到的产品种类越多,发展就越快。以CQC为例,目前在全球布点很多,在欧洲每个国家都有机构。但是,只经营国外产品进入中国,没有经营进入欧盟国家的检测和认证资质,而这样的事情是完全可以铺开逐渐拓展到全品类。合理利用资本市场和我们国家的体制推动力,则是更能为民营检测认证企业建立自身信誉和开拓市场实现加速。
  中国制造企业无法靠自己遨游世界商海,“中国认证作为驱逐舰需要同步跟上。这是德国制造与德国质量基础设施,已经给中国工业留下了清晰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