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业4.0

透视《德国工业战略2030》草案

www.cechina.cn2019.02.21阅读 10597

  在德国工业4.0战略推出六年后,2019年2月5日,德国经济和能源部发布《国家工业战略2030》草案,从目标、工业现状以及政策参考点、监管政策原则及举措等方面阐述了德国在应对技术创新进程加快、国家扩张性和保护主义工业政策日益抬头等趋势下,如何可持续地维护及发展德国的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的高度繁荣。

  德国的焦虑
  通读《德国工业战略2030》报告草案,最大的感受是面对全球数字化发展浪潮,错失互联网、平台经济、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机遇的德国开始处于焦虑之中。
  报告肯定了德国工业在过去取得的辉煌成就,包括德国在钢铁、铜及铝工业、化工产业、设备和机械制造、汽车产业、光学产业、医学仪器产业、环保技术产业、国防工业、航空航天工业、增材制造(3D打印)十大行业仍然领先于全球。但随着数字化、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技术浪潮的来袭,全球的工业格局正在发生深刻而急剧变化。特别是颠覆性创新技术的出现正在冲击德国的传统的优势产业。
  例如,德国汽车工业在近几十年来已大大推进了其领先地位。在高端市场,全球约80%销售的汽车来自德国公司。这一进程至少意味着德国的工业的就业人数可以保持在一个较高水平。然而,创新与数字化带来的产业变革正在冲击德国汽车工业的产业优势。
  报告特别提到美、日、中三国企业近年来对新兴技术产业的资金投入。
  美国企业在人工智能、数字化、自主驾驶和生物技术方面的研发总共投入了数千亿美元的资金。特朗普政府正努力通过“美国优先”政策振兴和保护钢铁、铝、汽车工业和农业等传统工业部门,试图将此前丢失的份额重新转回美国。
  日本正在通过财团和机构大力投资人工智能、联网机器和机器人技术以及汽车工业。日本软银集团为网络技术(人工智能、联网机器和机器人)设立了愿景投资基金,该基金将在十年内增长到1000亿美元。
  中国通过积极的工业政策来加强十个关键技术领域,包括信息技术、高端机器人、航空航天、海洋产业、电动汽车、交通与铁路、生物制药和医疗技术。按照计划,中国将在2030年之前,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领先者。
  德国的焦虑在于:
  第一,汽车产业的成功对德国至关重要。然而这一产业正再面临着尚未成功克服的重大挑战,包括德国及欧盟内部越来越高的减排要求、替代性交通工具与电动汽车快速发展、自动驾驶技术取得重大创新、全新的移动出行理念也可能造成颠覆性的营运模式。
  第二,德国正在几乎所有的重要数字化创新领域错失机会。在人工智能领域,任何一家美国大型平台/软件/移动硬件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都是德国企业无法企及的。德国企业与领先企业的差距仍未缩小,并且似乎在日益扩大。在平台经济领域,全球闻名的平台经济互联网公司几乎被中国与美国独揽,而德国与大多数欧盟成员国则被排除在外。
  第三,新的、在全球获得成功的大型公司正在几乎所有的高端创新领域涌现,尤其是数字化和人工智能领域,其庞大的资金和市场实力超过了德国DAX指数中的任何一家公司。而成功的德国和欧洲初创公司越来越多地获得美国的风险投资,最终将德国及欧洲企业转变为美国企业。
  第四,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正通过发展技术专长、合资企业或并购欧洲企业等综合发展方案迅速迎头赶上并扩展其技能,导致原本独占鳌头的德国企业开始面临日益加剧的竞争压力,传统工业基础优势正在逐步受到威胁。
  报告中特别提到,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德国就失去了在消费电子行业长期以来的领先地位,而日本、韩国等国家则迎头赶上。从那时起,这种损失就再无回头之路。随后,这引起了连锁反应,使得欧洲无法在电信技术、计算机和消费电子(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等新领域站稳脚跟。
  报告认为,如果要长期保持德国工业的未来生存能力和竞争力,必须能够及时认清和预测全球发展路线。清楚地了解当前实力可以防止德国错失即将到来的变革。我们需要对欧盟所有经济体,包括德国的优缺点进行独立、全面、毫无保留的分析。现有研究往往不完整或评估标准不透明。我们必须知道现在所处的位置,才能共同掌握未来。
  德国的转变
  报告认为,当前全球化发展进程存在三个明显的趋势:
  第一,工业政策在世界许多国家中兴起,但几乎没有一个成功的国家完全依赖市场力量来管理当前事务。
  第二,全球化使得领先国家快速扩张战略日益明显,目的显然是为了本国的经济而抢占市场并迅速垄断新市场。
  第三,封闭与保护主义的逐渐抬头。
  为应对新一轮数字化浪潮带来的工业变革及发展趋势,德国必须做出战略转变,并将其提上政治议程。报告提到,欧盟的政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忽视了这些事态发展。如果德国和欧洲的政策没有考虑到经济政策的根本挑战,最终使这些挑战无法得到解决,那么德国和欧洲的企业将孤立无援,陷入极其困难的发展境地。
  面对挑战,报告提出了德国国家工业政策的四个参考点,并认为德国工业战略需要做出转变:
  第一,掌握工业技术的主导能力是维持德国未来生存能力的决定性挑战。到2030年,将工业在经济附加值总额中的占比提高到25%,德国经济必须能够经受住所有主要领域的全球竞争,特别是在关键技术和突破性创新方面。同时在欧盟内部尽量去逆转欧盟国家的去工业化进程,到2030年将整个欧盟的工业占比应增加到20%。
  第二,保持一个闭环的工业增值链。从基本材料的生产到制造和加工,再到分配、服务、研发都存在于一个经济地区(主要指的欧盟),增强德国及欧盟在各个工业环节的产业抵抗力,同时尽可能的扩大增值链竞争优势。
  第三,强化对德国中小企业的支持。中小企业是德国的特色优势。许多中小企业已经用高度专业化的产品和应用(隐形冠军群)“征服”了部分世界市场,具有强大的技术专长和竞争力。然而由于快速的创新进程,尤其是数字化进程,他们特殊的技术能力经常可以在其他领域被发现,这给中小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因此中小企业需要个性化的优惠与扶持。
  第四,打造德国与欧洲的龙头企业。一个企业必须拥有大量的资本才能实现重大项目并在国际竞争中与大型竞争对手较量,但如果一个国家缺乏这样的企业,这个国家就会排除在一个日益重要、不断增长的全球市场之外。
  同时为推动工业政策的落地,报告认为必须辅之以适当的监管政策,德国必须在政治层面不断反思与改进其工业生产的框架条件,并在税收政策、补贴法和竞争法等层面进行改革。改革的方向包括:
  第一,国家对于外国公司接管的禁令必须受到限制。报告中特别提到西门子、蒂森克虏伯、德意志银行、空中客车等如今仍然在全球具备强大影响力的行业领军企业,这些企业的存在让德国及欧洲在全球工业中确立了牢不可破的地位。然而由于德国及欧盟内部对国家内部及国家之间企业并购监管政策的日趋严苛,导致近50年德国及欧盟再未出现具备全球化影响力的企业。因此,必须在适当的情况下重审和修改德国与欧洲的竞争法,以便德国与欧洲的公司还能以较高水平参与到国际竞争当中。
  第二,重审并尽可能改革现行的补贴法,创造更加公平化的竞争环境。近几十年来,出于环境保护、气候保护、能源转型和社会政策等原因,国家通过干预手段使框架条件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重大变化。与其他没有经历此变化的国家相比,德国的工业成本提高了,竞争地位也因此受损了。因此需要重审并尽可能改革现行的补贴法,并强调国家对这一损害的补偿并不是补助,而是寻求恢复竞争的可比性。
  第三,坚持自由、开放的国际市场原则,加强和扩大多边主义。德国也希望遵守这一原则,减少乃至消除全球关税,尤其是各个领域工业产品的关税。通过加强多边主义是抵御任何形式保护主义。同时德国和欧洲必须采取比以往更积极的行动来抵制其他国家不正当的竞争。
  第四,整合欧盟内部都过于分散的经济政策决策理事会。目前,欧盟内部讨论经济政策的理事会包括竞争力理事会、贸易理事会、电讯理事会、能源理事会,架构过于分散,没有一个集中的理事会将所有不同的方面汇集在一起,进行讨论与决策。许多欧盟国家的去工业化进程必须逐步停止和扭转。只有欧盟成员国共同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才能最终成功。
  启发
  《德国工业战略2030》是一份十分务实的工业规划发展报告。报告对德国的工业目标、产业现状做了十分符合实际的描述,比较容易引发争议的部分主要在报告中提到的工业政策和监管政策,包括强化社会市场经济,以及松绑补贴法、竞争法。反对者认为,报告过于强调国家对经济政策的干预,容易破坏德国的市场经济制度并引发不正当产业竞争。
  笔者认为,完全的市场经济国家是不存在的。近几十年,国家通过行政干预来强化国家工业竞争能力的案例也不在少数。上世纪90年代,波音与麦道合并以应对空客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美国为了强化民用航空竞争力。中国为强化高铁的国际竞争力,将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进行合并。近期,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打压华为,其目的也是通过行政干预强化美国科技企业在5G产业中的竞争力。
  在新一轮全球化竞争中,德国仍然具备极强的工业实力,但在数字化、人工智能、互联网等新兴领域缺乏基础,德国完全有必要通过调整现有的工业制度和监管政策,以适应全球化产业竞争的需求。德国必须也有必要在政治层面不断反思与改进其工业生产的框架条件。